唐駁虎:特朗普“王炸大招”反轉了,可能炸燬自己!

唐駁虎:特朗普“王炸大招”反轉了,可能炸燬自己!

2020年10月18日 20:19:52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距離特朗普和共和黨爆出“拜登郵件”事件已過去4天,當前選情未見任何逆轉,反而被民主黨陣營抓住了致命的把柄——裏通外敵、陰謀叛國。

2、店主艾薩克的現身,不僅沒有增強郵件的説服力,反而因為互相矛盾的陳述,加深了人們的疑慮。他自始至終都顯得很緊張,好幾次説擔心自己和所愛人的生命受到威脅。

3、根據事實稍加推斷,就可以發現巧合重重的“修電腦”的故事根本就是假的。郵件不是從偶然“送修”的筆記本上來,而是某些黑客黑進了烏克蘭Burisma公司的服務器直接竊取的,目的就是影響美國大選,再扶特朗普一把。

4、朱利安尼、班農乃至他們的老朋友特朗普,如果涉嫌和外國情報部門有往來,乃至靠外國情報部門造勢、上台,那就是叛國罪,其嚴重程度不言而喻。

美國大選這事,真的是太精彩了。

每兩天就是一個大進展,而且爭鬥遠超以往歷史所能涵蓋的範疇。

拜登的郵件門終於有點鬧大了。但是,進展和方向卻完全出乎意料。

拜登家族與烏克蘭的脈絡補充

上一篇文章已經基本介紹了拜登家族、“烏克蘭+郵件門”的梗概,這裏再做一些補充。

拜登和已逝的前妻有兩個兒子(1969、1970),和後妻有一個女兒(1981)。大兒子博(Beau)1969年出生,可謂是年輕有為,但卻因腦癌早逝。

博大學畢業於賓夕法尼亞大學,1995年在雪城大學獲得法學博士學位。畢業後,他在費城擔任美國聯邦檢察官9年。

| 博(Beau)與妻子哈莉(Hallie),兩人育有一女一子

2006年,37歲的博當選家鄉特拉華州的司法部長(也是總檢察長),並在2010年高票連任,任上獲得好評。

2008年~2009年,已經是副總統兒子的博,還以特拉華州陸軍國民警衞隊第261通信旅司法助理少校的身份,到伊拉克服役一年。

之後博表示有意在2016年競選特拉華州州長,被認為是一位頗有前途的政治明星。

然而,2013年8月,博被確診為腦癌;2015年5月30日去世,享年46歲。

而僅小1年的弟弟亨特(Hunter)雖然是更大牌的耶魯大學法學博士,走經商道路,但近年來在風評上就比受眾人讚譽的哥哥差太多了。

| 亨特從23歲就和原配妻子Kathleen(凱特琳)結婚,24年裏兩人養育了三個女兒,均已成年。

“吃喝嫖賭抽”可謂是一應俱全,再加上與哥哥遺孀、嫂子哈莉(Hallie)的不倫之戀,被人議論紛紛。

| 亨特和嫂子Hallie(哈莉),2016~2019處於戀人狀態

2019年4月,相處2年的亨特和哈莉突然分手(估計是同樣因為亨特的吸毒成癮無法控制),而5月16日亨特卻結婚了,新娘是一位剛認識10天的南非電影製片人Melissa Cohen。

他們的家人都沒有出席,婚禮照片是朋友用手機拍攝的。

| 被稱為“南非甜心”的Melissa Cohen,今年4月1日生下了她和亨特的男孩,也是亨特的第5個孩子。

然而到了6月,亨特又被告上法庭,一位28歲的單親媽媽、前脱衣舞女Lunden Alexis Roberts要求他支付贍養費。

因為她在2018年8月生下了與亨特的孩子,亨特的第4個女孩,而且在11月經DNA鑑定屬實,雙方最終達成撫養協議。

| Lunden Alexis Roberts

再加上從夏季鬧到秋季的“烏克蘭門”,2019年又成為亨特非常不順的一年。

原本也是前途大好的亨特,因為染上毒癮淪落至此,這些都是美國人眾所周知的事情。

拜登在民主黨總統預選電視辯論時也主動迴應,而且加了一句“我的心情和美國千千萬萬有癮君子子女的父母一樣”。

事後民調發現:這句話特別為拜登加分,引發了美國普通人的極大同情。

所以,共和黨如果拿拜登二兒子染毒縱慾之類的事來攻擊拜登,只會適得其反。

畢竟拜登有個優秀而且已逝的大兒子博,二兒子亨特在染上毒癮前也是一表人才。

| 亞努科維奇出逃俄羅斯後,他的奢華莊園被改成了博物館。

至於亨特在烏克蘭的事情,上一篇也基本説了個大概。

2014年2月,烏克蘭爆發革命,最高拉達(議會)罷黜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並將其驅逐出烏克蘭,之後波羅申科當選總統。

平時只擔任閒差的美國副總統拜登,被任命為負責烏克蘭事務的特使。4月,拜登第一次訪問烏克蘭。

隨後,亨特就被烏克蘭最大的私人天然氣公司Burisma公司聘為董事和法律顧問。這顯然是Burisma借名頭尋求保護,亨特打着老爸的名頭拿點錢。

而就在此前不久——亨特因為檢出毒品,剛被美國海軍除名預備役少尉資格。

當時這則消息就在美國議論紛紛。但拜登父子保證不會有正常工作之外的偏袒,這陣非議也就下去了。

亨特在任職期間一共領了Burisma公司90萬美元薪水。這種裙帶關係跨國任職,雖然形象上不好看,但在法律上也沒法挑什麼毛病,畢竟都是公開的。

至於拜登本人是否在這期間利用美國公權力,私下直接為兒子或Burisma公司進一步謀私?這也是説不清道不明的話題。

即使是在《紐約郵報》週三發表的文章裏,也引用了據信是亨特的回覆郵件,信中亨特明確告訴他的商業夥伴,“(父親)説什麼,做什麼,我無法掌控”。

亨特還表示,他的烏克蘭夥伴“需要明確知道,我們不能也不會直接干預(美國)國內政策制定”。

唯一一個“實錘”,就是對方感謝亨特介紹了在訪美時和拜登會面,僅此而已。

而且相對特朗普家族數以億計的偷税款項,特朗普輕蔑地指陣亡老兵都是Loser(失敗者,但實際語氣比中文更有強烈貶義,網絡一般音譯為盧瑟)的舉國震動,拜登兒子蹭的這點福利,實在不算什麼。

很多美國人都説,就算拜登是條狗,我也會選他!

漏洞百出的修電腦?

亨特郵件門的那些郵件內容,十有八九是真的——因為沒啥實質內容。但具體來源卻依然説不清道不明。

所謂的電腦維修店店主、特朗普的狂熱支持者——約翰·保羅·麥克·艾薩克(John Paul Mac Isaac),居住在特拉華州的威爾明頓(Wilmington)。

就在15日週三當天,《紐約郵報》的報道上午一刊出,他也在下午立刻現身,接受了多家媒體近一小時的採訪。

但店主艾薩克的現身,不僅沒有增強郵件的説服力,反而因為他互相矛盾的陳述,加深了人們的疑慮。

麥克·艾薩克説,2019年4月12日,一個人帶來三台MacBook Pro,聲稱它們被水泡了,需要數據恢復服務。

由於身體原因(他是法定盲人),他無法看清和記清是誰送修筆記本電腦,但他相信這是拜登家族的,因為筆記本上有一張博·拜登基金會的貼紙。

但儘管艾薩克説他無法辨明來者,但在他出示的、當時開列的收據上,卻已經列明瞭亨特·拜登的名字、電話與郵件地址。

這真是怪哉!另外注意這個時間點——這時候亨特正和嫂子哈莉鬧分手呢。

| 亨特和嫂子Hallie(哈莉),正好於2019年4月分手

艾薩克還説,據信是亨特或者是拜登家族的人在4月份送修電腦後,再也沒有回來過。

而在記者問他是否曾經嘗試電話聯繫亨特·拜登時,他回答説:“無可奉告。”

對了,作為一個半盲人,他是怎麼在四萬多封郵件中,找到一點點缺乏關鍵詞的擦邊內容的?

這是迷中之謎。

至於電腦和數據是怎樣交給FBI(聯邦調查局)的,艾薩克也始終沒有給出一致的説法。

他時而説,他在查看了筆記本電腦中的文件後,主動聯繫了FBI,時而又説,實際上是FBI主動聯繫了他。

艾薩克自始至終都顯得很緊張。他好幾次説,他擔心自己和他所愛的人的生命受到威脅。

更加不符的邏輯與事實

實際上,亨特·拜登2018年已經搬去了西海岸加州的洛杉磯定居。

是什麼又讓他在2019年4月,將三台電腦千里迢迢送到了東海岸家鄉特拉華州,一個似乎隨便找的街頭電腦店維修呢?

更何況,這些設備上有機密敏感的往來郵件,還有自己的性愛視頻。就這麼隨隨便便交給第三方要數據恢復?

然後就這麼落到了不懷好意的特朗普支持者手上?最後還忘了把送修的重要筆記本取回?

據信FBI巴爾的摩辦事處於2019年12月獲取了當中一台電腦和硬盤,FBI還提供了下列收據,列明瞭查抄的筆記本電腦和外接硬盤的序列號。

移動硬盤是西部數據(WD) 2 TB的My Passport機械盤,價值80美元。

有人查詢了西數的網站,顯示這塊硬盤的3年保修期將於2022年4月18日到期。也就是説,它是在2019年4月18日生產的,晚於艾薩克所説的電腦送修時間。

西數的機械硬盤工廠位於泰國(主力)和馬來西亞(2019年中關閉),從工廠生產到零售渠道,出廠、運輸、流通、銷售一般還要1~2個月時間。

也就是説,艾薩克買到這塊移動硬盤最早也得在5~6月份了。

對於顧客送修的筆記本和恢復數據要求,艾薩克就這麼拖了一兩個月,才去買了新的移動硬盤,用於接收恢復的數據?

另外,筆記本電腦本身沒有加密,這也很不符合常理。從筆記本電腦的序列號來看,這是一台2017年的MacBookPro,可以輕鬆啓用內置加密功能。

艾薩克表示,他對個人安全感到恐慌,出於自保,在向FBI提交電腦之前,他也複製了一份硬盤數據。進而在今年1月交給了特朗普的密友,朱利安尼。

然後,這才有了《紐約郵報》的報道。

但據拿到全部郵件的人説,郵件裏還含有“據稱送修日期”(2009.4.12)之後發的郵件。這就不對了。

所以,真相應該是……

把以上所有這些事實串起來,腦子清醒的人都能明白,真相很可能就是:所謂“修電腦”的故事根本是假的。

郵件根本不是從什麼偶然“送修”的筆記本上來,而是某些黑客黑進了烏克蘭Burisma公司的服務器,直接竊取的。

| 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1944年生,意大利後裔,大學修讀法律,1993年成為20年來首位共和黨紐約市長。主要政績是鐵腕打擊犯罪,提升城市。在兩任市長末年,遭遇9·11事件,朱利安尼的危機領導能力贏得廣泛讚譽,被稱為“美國市長”,一度也參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正好《紐約時報》(不是這次放料的紐約郵報)在今年1月已經報道稱,Burisma公司去年10月遭到了一個黑客團隊的攻擊,這個團隊恰恰正是是2016年攻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兩個黑客組織之一。

到這裏,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朱利安尼那些郵件的來源,是外國情報部門提供的。目的就是影響美國大選,再扶特朗普一把。

| 朱利安尼和小2歲的特朗普是多年老友

2016年特朗普當選後,深陷了一年多的“通俄門”,但是最終各方都沒有找到實錘證據。

能夠相對實錘的,無非是民主黨和希拉里的郵件服務器被外國黑客所黑,但這距離證明“俄羅斯幫助特朗普勝選”,還差着遠。

| 朱利安尼是特朗普的私人法律總顧問

而真正干預了美國大選選情的,其實是另一件事——

從當年6月民主黨大會推舉希拉里作為總統候選人開始,一種駭人聽聞的網絡傳言就越傳越烈:

説希拉里、克林頓夫婦幾十年來因為各種各樣的醜聞滅口,幹掉了幾十個知情者;每個“遇難者”都還有鼻子有眼,有名有姓。

還説希拉里有嚴重的孌童癖好,定期前往大西洋的富豪性愛海島,“享用”很多男童性奴,荒淫程度令人髮指,形同邪教。

這種荒唐的傳聞不僅在美國網絡上流傳,幾度嚴重影響了希拉里的支持率,還大量擁入了當年厭惡希拉里、希望特朗普當選的中國網絡,餵飽了這些網民。

現在用漢語關鍵詞搜索,還能輕易搜出一大堆這樣的中文傳聞,時間都是2016年。然而,在希拉里敗選、特朗普上台之後,這樣的傳聞就沒有後續了。

也不見共和黨、特朗普當權主導的美國政府,去調查這些能夠對克林頓希拉里乃至民主黨造成毀滅性打擊的驚天事件。

稍微用腦子想一想,就知道這些過於荒誕不經的神話,當然是外國水軍小組製造的謠言。

不過在國際網絡上,這又根本沒法追查始作俑者,最後不了了之。

但這次卻不一樣,這些郵件可明確是朱利安尼、班農這些特朗普的老朋友向媒體提供的東西。那麼,就可以查清來龍去脈了。

據《國會山報》等報道,美國多個聯邦部門已經着手調查,《紐約郵報》爆料的電郵事件,是否與外國情報部門行動有關。

特朗普真的可以準備出逃了

要知道,拜登兒子就算是借老爸的虎皮,謀一個差事拿點薪水,和拜登自己也沒有太大關係。

朱利安尼、班農乃至他們的老朋友特朗普,如果涉嫌和外國情報部門有往來,乃至靠外國情報部門造勢、上台,那就是叛國罪,罪名可嚴重得多。

| 朱利安尼去年12月與已被美國政府確定為俄羅斯特工的安德里·德卡奇(Andrii Derkach)見面。

另據《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民主黨媒體的報道稱,朱利安尼一直在俄羅斯情報人員接觸,獲取拜登的“黑材料”。

在14日週三《紐約郵報》報道電郵之後,拜登團隊先是堅決否認。而後很快回過神來反擊——郵件的來源有問題!

2017年,各方爭吵了很久,特朗普的“通俄門”始終沒有實錘,但現在可真的不一樣了。

人證、物證都不難獲取,電腦店老闆一旦反水,朱利安尼後面一大串人鐵定坐牢。

這也能很好地解釋艾薩克為什麼如此緊張不安,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看來,特朗普的這個“大招”實際上是一個臭招、地雷、炸彈,有可能炸燬自己!

所以,在星期五16日晚上的佐治亞州集會上,特朗普突然説了一段不着邊際的話——“如果我敗選了,那我可能就得逃離美國了。”

現在看來,這可不是瘋言瘋語,而是他的真實處境!

現在“拜登郵件”已經披露4天了,選情未見任何逆轉,反而被民主黨陣營抓住了致命的把柄——裏通外敵、陰謀叛國。

“你們能想象我要是輸了嗎?我這一生,接下來該做什麼?”

“也許,我將不得不離開這個國家,我也不知道。”

那麼一個美國前總統,需要跑到莫斯科尋求避難,度過餘生嗎?

這可是好萊塢任何編劇都不敢想的事啊!但現實就能比任何電視劇、電影都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