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28年前命案16名疑犯“抓了又放”,警方稱系取保候審
4px自提車

海南28年前命案16名疑犯“抓了又放”,警方稱系取保候審

2020年10月22日 06:37:15
來源:成都商報

“怎麼又把人給放了?”50歲的王對章看着書桌上一沓材料,將煙遞到嘴邊,嘬了一口。説罷,他雙手搓臉,嘆了口氣。

▲王對章。紅星新聞記者 範魚 攝

他的弟弟王河章,在1992年被鄰村村民打死。事後,當地警方介入調查,並在同行傷者的指認下抓獲四名嫌疑人。1995年,四名嫌疑人相繼被“釋放”。

數年來,在海口打工的王對章一直為弟弟的死奔走申訴,但都石沉大海,直至今年海南省公安廳部署開展命案積案攻堅行動,讓他看到了希望。2020年8月19日,澄邁警方一舉將徐某雄等16名該案嫌疑人抓獲。

但9月25日晚,王對章又從朋友處得知,該起命案的全部嫌疑人出現在澄邁縣城一飯店內聚集吃飯。警方告知“該案已過追訴期”,這讓王對章和許居嶺村民感到疑惑和擔憂。

【4px自提車】

對於“不受追訴期限限制”規定

兩版《刑法》衡量標準不同

不過,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我國《刑法》第八十八條規定,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後,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被害人在追訴期限內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那麼該起命案在1992年警方就已立案偵查,為何現在卻過了追訴時效呢?紅星新聞記者詢問前述公安局副局長,對方未作出詳細解釋,只稱“這案子當年辦得有問題,現在上級多部門都已知悉此事,肯定是要倒查追責的”。

▲圖片右下方處,即為當年的命案現場。紅星新聞記者 範魚 攝

北京富力律師事務所殷清利律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對於該案是否已過追訴期的問題,首先必須瞭解在不受追訴期限限制的規定上,1979年《刑法》與1997年《刑法》存在極為不同的衡量標準。

他介紹稱,1979年《刑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在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以後,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1997年《刑法》第八十八條規定:“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後,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比較1979年刑法和1997年刑法不難看出:1979年刑法對‘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情形條件適用範圍較小,條件十分嚴格,即僅限於‘採取強制措施以後’。1997年《刑法》將司法機關‘採取強制措施以後’改為在司法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後’,這一修改顯然延長了追訴時效的起始時間,擴大了時效延長的適用範圍。”殷清利説。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刑法時間效力規定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對於行為人1997年9月30日以前實施的犯罪行為,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後,行為人逃避偵查或者審判,超過追訴期限或者被害人在追訴期限內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超過追訴期限的,是否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適用修訂前的刑法第七十七條的規定。”

殷清利稱,本案中,案件發生於1992年,本着從舊兼從輕的原則,如果此涉嫌故意殺人或故意傷害(致人死亡)案在20年追訴期限內,針對此次抓獲的16人,因為參與人員眾多或綽號等原因,公安機關雖然已經立案偵查但沒有確定嫌疑人身份,進而沒有采取強制措施(刑事拘留或批捕),就應當認為已經超過追訴期限。如果超過追訴期限,但社會危害性和影響依然存在,不追訴會嚴重影響社會穩定或者產生其他嚴重後果而必須追訴的,應當依據現行《刑事訴訟法》第七十六條的規定,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追訴。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張新年律師表示,依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於團伙作案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機關提請檢察院審查批捕的時間一般最長為三十日,而檢察院自接到公安機關提請批准逮捕書後的七日內,應當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決定。如果檢察院不予批准逮捕,公安機關應當在接到通知後立即釋放。如果需要繼續偵查且符合取保候審條件,可以依法取保候審。

張新年律師強調,“也就是説,由於本案目前已過法定的追訴時效,如需繼續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依法需要由最高檢核準。因此在最高檢核準之前,當前檢察院的處理以及公安機關在抓了嫌犯一個月就給取保了,是符合法律規定的。一旦最高檢依法核准,相信屆時檢察院會立即予以批捕,公安機關也會立即對犯罪嫌疑人執行逮捕。”

紅星新聞記者 李文滔 發自海南